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从顾颉刚日记中的理发说起

发布时间:2019-08-02  来源:摘自《世纪》2019年第4期

放大

缩小

  顾颉刚先生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年轻时即开始记日记,长达60多年几乎从未中断。他对他的这部日记极为珍视,将其视为“生命史中最宝贵之材料”。晚年他曾计划自撰年谱及回忆录,当然日记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数据。

  顾颉刚的日记可以说是他畅所欲言、吐露心迹最理想的场所,他不但将自己一生追求、摸索,并为之贡献的史学方法及理论悉数予以记录,对于个人的心态感受、与学人的应酬交往及其评价,还有他与政界人物的关系、对国家与国际局势的认识,以及他个人的生活琐事,譬如婚姻、家庭、子女等等内容,不分巨细,都真实地加以记录。

  余英时先生阅读了顾先生日记后说有两大意外发现:一是他的“事业心”远在“求知欲”之上,至少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他的生命形态就越来越接近一位社会活动家,活跃于学、政、商三界之间;另一个让余先生吃惊的发现,就是他在日记中看到顾先生的内心所拥有的那种极其激荡乃至浪漫的情感,他对谭慕愚女士的“缠绵悱侧”的爱情,前后竟绵延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而我在阅读顾先生的日记时则特别注意他对日常生活中各种琐事的记载,譬如与朋友吃饭、购物乃至于各类服务的记载。也许顾先生不仅是一位学者,还是一位出版业的经营者,因此他与一般学者的关注点或许有些不同,特别是抗战爆发后他对于各种物价变动的记载格外详细(战前虽然偶有所记,但并不重要)。这主要是因为抗战爆发后物资供应紧张,货币发行过多,通货膨胀严重,导致原本生活优渥的知识分子日益贫困化。前不久我写了一篇论文描述战时后方高级知识分子的生活状况,主要依据的史料就是顾颉刚、竺可桢、吴宓、郑天挺、梅贻琦、朱自清、闻一多等著名教授的战时日记和书信。

  抗战爆发后,大批民众随政府迁往西南地区,物价不断上涨,而公教人员的工资上升的幅度却远远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也比不上其他行业、特别是那些服务性行业薪酬的增长。在这个问题上,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王子壮就有切身的感受。他认为,由于商人和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可以随物价上升而增加,虽然生活水平高涨,但因收入增加幅度较大,所以还不致过于痛苦,但是靠薪水而生活的公教人员(特别是高级公务员与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的收入不增反减,生活当然极感困难。王子壮以自己为例,战前他的薪俸加办公费每月有1300余元,可谓高薪,但战争的爆发导致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不仅工资扣发三成,还要缴纳各种捐税及认购公债。他在日记中写道:“抗战以前日用必需品之价格一向不知,无则往购,亦无注意其价格之必要。近年以抗战艰苦,多少东西日用所需,而以其价高不能购取,始日增其对于价值之注意。但注意之范围日益小,多少东西已超过购买力,再增高减低均不能买,亦无注意之必要也。”譬如说“万金油战前值几何,几全忘,大约不过一角左右而已,今日每盒则涨至一百四十元,如此物价,真真吓人”。他回忆当初刚到四川时正值插秧季节,那时的雇工每天工资不到一元,管饭、酒、肉等。如今供应如故,但每日薪金增至50元,与物价上升指数大致相符。而他本人堂堂一位铨叙部政务次长、简任一级官员,然“若与农人比较,彼有酒肉之享,月可得一千五百元”,比他的薪金还高!也就是说农民的工资上升了50倍,公务员的工资则只增加了一倍,难怪生活日益贫困。

  服务行业也是如此,1942年3月,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到重庆开会,其间去上清寺的一个理发店理发,闲聊之下得知理发师来自南京“一乐也”。理发师告诉他说现在剃个头每次8元,每天若给16个人剃头,收入128元,四六分账,理发师拿四分,股东得六分。因为这位理发师也是股东之一,所以每月净收入高达一千五六百元,要比公务员的收入好多了。

  类似这样的记录还有很多,我们就以顾颉刚日记中的理发说起。顾颉刚的日记记录了许多生活琐事,其中一个细节就是理发。从日记中可以了解,他大约半个月到20天左右就会理一次发,因为价格太低,而且长年并无甚么波动,所以战前的日记中至多只是简单地写上一笔,却对价格并无什么记录。然而从抗战爆发后直到解放初期的近10年间,他对理发价格的记载却相当详细,而其间的价格变动即可以生动地反映出战时与战后物价高涨的情形。

  最早出现理发价格的记录可能是1942年1月9日,“今晨剃头,价五元”;当天晚上4个人吃西餐,花了100元。顾颉刚在日记中感叹曰:“这种日子如何可以过下”?而一年之后的1943年1月10日,“现在剃头要十一元八角了”,上涨了一倍有余。2月8日,“物价愈来愈贵,剃头须十二元,吃一顿饭花二十元还不饱,奈何”!到了5月,理发、洗头带涂油,一共要18元;而“越两月,便增至二十五元”。

  抗战后期,大后方物价上涨的速度更加猛烈。为了招待来客,1944年4月3日顾颉刚特地上街购物,在当天的日记中记录了各种小吃的价格:糖果一斤半,240元,花生米一斤,80元,香烟四包,140元,“即此起码招待,已四百六十元矣”。他还顺便去理了个发,价格则为60元。到了第二年的3月初,“剃一回头,二百元了”。再过50天,“剃一回头,四百元了。现在十元钱还抵不上从前一个小钱,配手电筒之电池,亦四百元”。

作者:郑会欣     责任编辑:张歌
天天彩票开户 网上赌场真的吗 全球彩票开户 真人扎金花游戏大厅 秒速时时彩开户 金牌手机网投网址多少 11选5网上投注 手机网投平台 手机网投 中华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