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一双白球鞋

发布时间:2019-07-25  来源:《广东民进》2018年第4期

放大

缩小

  

  “小玉,听姆妈的话,这双鞋子先收着,过年再穿!”妈妈边说边把一双崭新的白球鞋用布严严实实地包好,塞进柜子里。

  我点点头,委屈的泪水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这是我的第一双新球鞋,也是舅舅送给我的八岁生日礼物,他拿着鞋票到国营商店里,一眼就看中这双白球鞋,雪白的鞋面,细细的鞋带交叉地绑着。我高兴坏了,连忙把满是泥巴的双脚仔仔细细地洗干净、擦干,一试鞋子,正好合适,又好看又轻便。我连忙跑到妈妈房间,拿她的小圆镜对着脚照啊照,朦胧的镜片映照出雪白的光芒,我的脚上仿佛踩着一朵明亮的云,要飞到空中了!

  要知道,平常的我们,是没有什么鞋子穿的——夏天基本打赤脚,在田里帮大人插秧割稻,到山里放牛打猪草;冬天冷,要小心地穿着妈妈夜里挑灯做的布鞋,尽量延长它的使用期限。每年只有过年,妈妈才会给我们三姐弟做新布鞋。

  我做梦都想要一双白球鞋。

  可是家里的光景实在惨淡。爸爸妈妈整天在队里出工,我们家里却还是吃不饱,更别说穿。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妈妈几乎数着米粒儿下锅。有一天我放学回来实在饿得两眼发晕,跑到灶上找吃的,正好看到一小锅冷饭,我赶紧拿碗来盛,没有菜,只好倒了几滴酱油拌饭,饿极了,只觉得冷饭也香极了!

  不知不觉扒了三碗,这时我才惊觉:锅里没剩多少了,可是爸妈,姐姐和弟弟都还没有吃!我瞬间很愧疚,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那天爸妈回到家,看到这种情形,什么也没说,妈妈把剩下的米饭分给了姐姐和弟弟,然后往锅里加点水,煮开成一小锅清可见底的米汤——这是她和爸爸的午饭。

  夜里我醒来,只听见爸妈在黑暗中小声说话。

  “咱家这日子这么难,可怎么过下去!”妈妈在垂泪。

  “大伙儿不都差不多吗?隔壁的李大牛家,几个娃儿抢饭吃抢得打破头,村西头的李拐子,家里三个儿子天天破衣烂裳,天热时老大老二还有个裤衩穿,老三只能光着身子,村东头的老张,生了六个娃儿,实在养活不了只好送了两个给别家,都是至亲骨肉啊……咱们农民天天勤勤恳恳地在土里刨食,可这世事怎么那么艰难……”

  爸说完,铁青着脸,良久,一声长叹。

  我也不明白世事为啥那么艰难,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我们家姐弟好歹有打了补丁的衣服可以穿,李拐子家的三个男孩经常衣不蔽体。

  所以当我十岁生日来临,打开舅舅送给我的礼物时,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恨不得马上穿上新球鞋,在田埂上疯跑,在村里小伙伴艳羡的目光下飞奔!

  可是勤俭节约的妈妈,要把新鞋子收起来等过年穿——不怪她,她怕我把鞋子穿脏穿破了,等过年了穿这双新球鞋,在亲戚间来往确实更体面。妈妈自己,根本没有一双好鞋。

  贫穷让人一分钱当两分花,好的东西总是先留着,怕以后没有。我体谅妈妈的难处,可是实在忍不住想念我的新球鞋。我总是趁着爸妈不在家时偷偷打开柜子,翻出那双新球鞋,看一看,摸一摸,和它说说话,仿佛她是我养的一对小白兔。

  等啊等,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春节终于临近了,大年三十,我们都换上了妈妈做的新衣服,不等我催促,妈妈便从柜子里取出那双新球鞋,高兴地说:“现在可以穿啦!”

  我迫不及待地把脚伸进鞋子——可是,可是怎么穿不进?无论我怎么把脚往鞋子里挤,鞋子都没办法装进我的整只脚……这半年,我的个头蹿高了,脚也长长了,再也穿不进这双新球鞋了!

  这大半年的期盼都付诸东流了,新球鞋我只穿了一次,就只能给弟弟穿了,它再也不属于我。

  我嚎啕大哭,妈妈也自责不已,眼圈也红了,连忙抱着我说:“别哭了,别哭了,等以后生活好了,妈妈一定再给你买白球鞋,让你天天穿……”

  我那时只觉得,这个“以后”,只怕无限遥远吧!

  没想到,没过几年,这个“以后”就来临了。

  我只记得有一年开始,爸妈不用再在队里熬公分了,因为田地分到了每家每户,每年只需要缴纳一定的粮食给国家和队里,其余超产的部分归自己。爸妈仍旧起早贪黑在地里忙活,可是越干越有劲。那一年收成的时候,村里的粮食产量比以往任何一年都高,大家脸上都是笑容。

  李大牛家的四兄妹,终于不再为抢饭吃而打架了。我们家的锅里,也总是有热腾腾香喷喷的白米饭了,偶尔还能吃到一点肉。

  我们到镇上赶集,经常看到李拐子家的三个男孩,他们穿着蓝卡其布做的成衣,跑得飞快。

  集市上卖的东西越来越多,琳琅满目:有从北方运过来的大鸭梨、水蜜桃,有从南边运过来的香蕉、芒果……我最喜欢看的是花色繁多的成衣,还有女孩子最喜欢的彩色发夹、发绳,当然……还有各种款式的球鞋,可是,没有我想念的那双白球鞋。

  我已经不缺鞋子了,可是我一直在找它。不知怎么的,总是忘不了它,我希望再次拥有它。

  由于家里的活有妈妈和姐姐做就足够了,爸爸就买了一辆拖拉机,开始学着跑生意。他把我们这儿产的蜜桔、四特酒运到别的城市去卖,又从别的城市带一些我们这儿没有的货物。

  这天暮色四合,炊烟袅袅。

  “哒哒哒哒……”拖拉机的响声越来越近。

  我们知道,爸爸回来了,我们最开心的时刻就要到了,每次爸爸外出,总会给我们带一些小玩意儿。

  妈妈赶紧把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桌,又拿出爸爸的小酒盅倒上酒。

  爸爸却笑着说:“不忙不忙,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礼物!”

  我们围过去,只见爸爸拿出一块漂亮的丝巾,送给妈妈。

  “又费这个钱干什么!”妈妈念叨着,脸上却掩饰不住一抹喜悦的羞涩。

  爸爸又递给姐姐一条牛仔裤:“我看大城市里的姑娘都穿这个,咱们也赶赶时髦!”

  弟弟早就从爸爸的包里搜出一辆小玩具车,跑到隔壁找小伙伴玩了。

  轮到我了,爸爸却卖关子:“小玉,你猜爸爸给你带了什么?”

  连衣裙?糖果?文具?我可猜不出。

  爸爸把一个包裹打开,我惊呆了:一双白球鞋!跟我以前的那双几乎一模一样,一样是雪白的鞋面,细细的带子交叉地绑着,还结了一个蝴蝶结。

  “以后天天穿,穿坏了我们再买。”妈妈说。

  我穿着白球鞋,欢快地走来走去,我知道,这个“以后”真的来临了。

  后来,我长大了,拥有了很多漂亮的鞋子,有精致的凉鞋,有端庄的皮鞋,有保暖的靴子,有轻便的运动鞋……可是我的鞋柜里,永远放着一双白球鞋——它让我尝到了生活的苦涩和甘甜,它让我感恩爸爸妈妈的爱,也让我感恩这个伟大的充满变革的时代。

作者:简建明     责任编辑:刘政
网上手机网投是合法的吗 亚洲哪些国家有赌场 宝马开户 波音网址 518彩票开户 信誉最好的现金棋牌 牛牛赌博 中国足彩在线 金丰彩票注册 金丰彩票注册